蔚还不欢_欢迎扩列♡

“你为什么要那么努力?”

“因为我喜欢的东西都很贵,我想去的地方都很远,我爱的人超完美。”

————————————

这里蔚还,欢迎扩列,门牌号:1123926929

不辜负与您的每一场邂逅♡

【Drarry】伦敦一隅 无魔法AU/攻受无差

CP:逃婚少爷Draco X 一见钟情Harry,攻受无差
Author:蔚还
Summary:“你真应该关注一点新闻,要知道你刚错过了十万英镑。”



————————————————————

【Drarry】伦敦一隅



十九世纪,伦敦。

人们脚步匆匆。

波特面无表情的坐在临街的落地窗旁,百无聊赖的撑着头,用麻木的目光略过连绵的阴雨、寂寥的街道、冷漠的行人以及灰暗的橱窗,最后锁定在对街的屋檐下。

准确来说,是一个男人。

他有着一头与伦敦雨天格格不入的金色长发,用绸带高挑的束在脑后,几绺鬓发贴合在苍白的颊旁,早晨的薄雾在他柔顺的发缕间结成一层银白的冰霜,乍一眼就像一束阳光照亮了这个暗淡的地方,在烟雨中迷离着、闪耀着。

许是波特的目光如炬,那个金发男人如黑白电影中的慢镜头般缓慢的抬起头,侵略性的银灰色双眼透过一双金丝眼镜直直投向波特,而波特在那傲慢的眼里读出了探究和警惕。

这样子剑拔弩张的眼神交战并没有持续多久,波特率先转移了目光,垂下眼帘轻轻搅拌着冷却多时的咖啡,动作轻柔的仿佛对待自己的情人。

他无须再看过去,因为他知道那个金发男人正在靠近,无须理由,这是他对于一个陌生人毫无道理的自信。

——哦罗恩会为他精准的直觉惊叹的。

金发男人径直走进咖啡店里,波特用余光观察着对方的一举一动,不难发现对方眼里一闪而过的嫌弃,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位大少爷微蹙眉头:这是哪家金贵的少爷闲的发慌跑来体验平民生活了?

然后他看着对方解开深蓝色的围巾,将修身的黑色风衣随意的挂在门口的衣架上(在那之前他拍去了衣架上的积灰),露出里面一件价格不菲的深色西装和笔挺的白衬衫,如高傲的白孔雀一般闲庭信步的靠近这边,然后款款的落坐在他的对面,不出意外的为硬皮沙发发出一声不满的咋舌。

波特停下手中的杯匙,再一次把受冷落的咖啡推在一边,打了个响指招来服务生,金发男人泰然自若的要了一杯黑咖啡,目中无人的表情让波特感到好笑。

在服务生低眉顺眼的端来一杯热气腾腾的咖啡前两人都不曾有过交流,表面上漠不关心,却在悄悄打量对方时措不及防对上视线后若无其事移开。

上帝知道他们为什么要在第一次见面时就在暗中较劲,这没有道理,他却不感到诡异,仿佛他们之间的挑衅理所当然——就像一对天生的敌人,他们之间的针锋相对不需要理由。

直到金发男人优雅的(尽管那在波特眼中是装模作样)抿了一口手中的咖啡,接着波特听见了金发男人在五分钟内的第一句话。

“非常好,我从一开始就没对这种毫无品味的咖啡店抱有一丝期待。而我总是对的。”

金发男人用他慵懒的语调不屑的嗤笑,像波特一样二话不说推开褪色的杯盘,修长的手指抵住他鼻梁上的眼镜,这一次尖锐的视线没有遮拦落落大方的看向了他。

“尊敬的先生,”他这么说着,与他话语相反的是他嘲讽的假笑,“看看你滑稽的头发,你是用了多少发胶才让它们像被雷劈过一样竖起来的?但愿你没有因此倾家荡产。”

他对他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劈头盖脸的讽刺,先是让波特茫然了一瞬,然后同样尖牙利嘴的反击回去。

“哦得了吧,我敢说你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尊重,你自以为是其实懦弱无能,为什么不扑到你亲爱的爸爸怀里撒娇呢?”

对面前人的贬低几乎毫无违和感,熟稔到脱口而出的地步,两人皆为这没有源头的熟悉一愣,无语凝噎。

金发男人为突如其来的沉默不自在的喝了一口他认为低贱的咖啡,在下一秒就烦躁的用力搁在桌上。他将手伸进口袋里,波特目不转睛的观察着,看着金发男人从中拿出一支昂贵的石楠木烟斗,娴熟的把烟草一层层揉撒进斗钵,压实之后甩开打火机在烟草周围慢慢的打上火,最后咬住烟嘴深吸一口,过了几秒后吐出一朵朵朦胧的烟圈,刻薄的脸上浮现出甚至可以称得上柔和的餍足。

波特从来就不喜欢尼古丁,这时对这呛人的气味却有些着迷起来。或许是因为这种烟草比较贵?他在烟雾中胡思乱想。

金发男人侧过头斜睨波特,独到的角度使得他金丝眼镜的反光完美的遮住了他的双眼,他的指节不动声色的敲打着桌子,有节奏的律动成为了这安静环境下唯一的声音。

“Who are you?”金发男人没头没尾的冒出一句,而波特像是早有准备一般平静的看向对方,“Potter.”

“And you?”

金发男人不再说话,他将垂落的刘海别在耳后,慢悠悠的站起身穿上风衣,他拉开大门,然后再一次露出虚伪的假笑。

“你真应该关注一点新闻,要知道你刚错过了十万英镑。”

他说。



<<

自那以后波特再未见到过那个神秘兮兮的金发男人,而他还是一如既往的在每个星期天早晨来到这家不起眼的咖啡店,注视着灰色的对街一整天。

但他见到了他的父亲,在报纸上。

他在黑白报纸上见到卢修斯·马尔福的第一眼就能完全确定,他们有七分像,那人的脸不比老马尔福的硬朗冷漠,而波特很清楚他们一定有着相同的金色头发和灰色眼睛——毋庸置疑,哪怕黑白报纸根本看不出差别。

他通过老马尔福在各大报社上发布的寻人启事知道了金发男人的名字——德拉科·马尔福,与帕金森家族掌上明珠的订婚宴席当晚落跑的马尔福少主。

而他怒不可遏的父亲为提供德拉科·马尔福行踪的人的赏金正是十万英镑。

他回忆着那次与马尔福的见面,是的,大家族少爷的小家子气,对服务生的颐指气使,高人一等的腔调……上帝,他留下的尽是些糟糕透顶的印象。

可他总是不由自主的去想念马尔福无可挑剔的外貌,高挑修长的身材,风度翩翩的金丝眼镜——该死,他抽烟的模样真是见鬼的性感。

时间长了,当他早已不抱希望的朝对街的屋檐下看去,他几乎瞪碎了他的眼睛,他不可置信的瞪着雾里明灭的金色,有一瞬间他就要惊喜的大叫。

铅灰的雾霭,仿佛融雪的春湖,袅袅托着着缥缈的金线,像是烟斗中溢出来的烟氤熙熙然飘到他的面前。

一根白皙的手指靠在起雾的玻璃窗上,波特倾过身,专心致志的盯着那根手指在雾面上划出一道道清晰的痕迹①。

“Draco Malfoy,my name.”

“Potter.”

波特露出一个无懈可击的微笑。



①我知道外冷内热雾应该在起在窗内的,没办法因为我实在不想放弃这个场景,就假装是窗外起雾吧√。



<<

“让我看看,马尔福家族的唯一继承人居然在他的订婚宴席上丢下可怜的未婚妻流浪在外,我不知道你这么勇敢。”

面对波特不留情面的嘲讽,马尔福面不改色,“潘西本来就不想和我结婚,我知道她和布雷斯的那些小心思。”想了想,他在句末补上一句,“那段时间我差点被布雷斯幽怨的眼神千刀万剐。”

“我猜现在布雷斯肯定打着安慰的名义死乞白赖的在潘西的卧室里为所欲为,扎比尼家族也不差,帕金森先生很快就会成全他们的,顺便对父亲含沙射影的问候一番。”

想起报纸上老马尔福咬牙切除的模样,波特不禁笑出了声,马尔福冷哼一声。

“好吧,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去?别告诉我你有能耐独自生活在外,那很假。”波特看似漫不经心的随口一问,用调侃的语气掩饰了语中的忐忑不安。

他不知道马尔福有没有看出什么端倪,因为对方从眼镜框的缝隙里瞟了自己一眼,却没有下一个动作,仅是撑着头靠在沙发背上,或许他正在思考些什么。

“一个马尔福确实需要足够的善待,我不否认我无法孤苦伶仃的像个泥巴种一样对一份工作四面八方的苦苦哀求,那可真让人反胃,不存在的。”

马尔福有意无意的避免了波特的问题,而波特也确实被他转移了话题。

“什么叫‘泥巴种’?这个词听起来可不太好。”

“就是你这种人,白痴。”

“我讨厌你这样装神弄鬼,好像我什么都不懂,而你只知道炫耀。”

马尔福又皱起了眉,他看了看手表,然后举起手腕在波特面前耀武扬威似的晃了晃,那用祖母绿做的表盘和黑曜石指针差点闪瞎了波特的眼。波特为这幼稚的举动翻白眼。

“你总有一天会意识到我和你的差距的。”

你总有一天会意识到我和你的差距的。

波特反复咀嚼着这句话。



<<

自那以后他们见面的次数就多了起来,他们不约而同的总是在每一个星期天的早晨在同一个位置等待对方,而他们的会面总是很短促,每一次都是由马尔福的匆匆离去作为结尾。

但波特已经很满足于现状了,每个星期的短短几分钟让他对这个神秘男人的了解一点点剥丝抽茧的深入,他感到他已经很了解这个男人了:他知道马尔福惯用右手食指来推眼镜,喜欢清咖绝不加任何糖和奶精,思考的时候会不自觉的皱眉,心眼小到会为一点小事恼羞成怒……诸如此类,瞧啊,他又在小心翼翼的拨弄他那宝贝头发了。

就这样持续了几个月后,他再一次哼着歌来到老地方,就像往常一样坐在马尔福的对面,然后依照惯例给他们每人点一份咖啡(尽管他们没喝过几口):他的是加两勺糖的拿铁咖啡,而马尔福的黑咖啡什么都不加。

当服务生离去,在一片机器运作的轰隆声中,他才发觉到马尔福的不对劲。

他没有像平常一样将长发绑起来,而是任由它们自然垂下——并不是说这有什么大不了的,真正让他感到恐慌的是马尔福反常的表情。

他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要从他指缝中溜走,他拼了命的握紧拳头想要留下,却只能无力的看着它一点点失去。

而他的直觉一向该死的准。

仿佛上帝也感受到了这两人之间死寂的气氛,窗外淅淅沥沥的下起雨来,雨珠模糊了窗外的景色,留下一道道支离破碎的水痕,从玻璃外面看就好像两人之间出现了裂痕,难以修复。

“这个,给你。”

他递给波特一个盒子。

波特没有立即拆开,黑色的盒子静静地伫立在桌子上,他冷静的坐在那儿,眼里的光明灭闪烁。

“你父亲找到你了?”

沉默了一阵子,马尔福沉重的点了点头。

“我是来见你最后一面的。”

“他很生气,直到继承家主位置之前我大概再也没有机会离开庄园了。”他苦笑着。

“这个手表,给你留作个纪念。”他自说自的拆开了盒子,里面是他常戴的那个祖母绿手表。

“我们还会见面吗?”

这是波特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

“我不知道。”

这是波特听到马尔福说的最后一句话。

然后他头也不回的走了,第一次撂下马尔福,第一次留给马尔福他的背影。

黑色的盒子静静地伫立在桌子上。



——————————————————

许久以后,哈利·波特才回想起来,那个从他心里路过的金发男人甚至连自己的名字都不知道。



END.

评论(19)

热度(67)